中文教学初探

在中国的外国学生和在外国的中国学生
By: 郭小娟 老師

无论文科还是理科,教育教学和文化背景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由于历史起源、民族特性以及地域环境等因素造成的文化异同势必会体现在教育传统和现实中。在目前全球教育一体化发展趋势中,教育的三大主体—学校、教师、学生之间会出现更多的文化差异、思维差异以及体制差异,如何认识这些差异并加以协调,笔者认为对于中文教育有着事半功倍的作用。

在中国教书时,从刚开始教授土生土长的中国学生逐渐过渡到以在外国出生长大的留学生为主,体会到他们之间的教育需求不同、对教学方法和手段的适应度也不同,需要随之进行调整。有意思的是,到了加拿大,我又是教授在国外出生长大的中国学生。看到他们的中国面孔却像母语一样讲述着英文,这使我思考一个问题:对于国外长大的中国学生,他们是受到文化熏陶、外部环境影响更多,还是本身具有的民族特性和内部家庭影响更多一些?应该如何调整教学手段和方法?也就是说,教授这样的学生,需要思考他们这一群体的特殊性,以契合受教育者的方式调动起他们的中西文化优势,寻找各自教育文化的有利和弊端,取长补短,相互借鉴

经过我的中文教学活动与观察,有三点初步体会:

一、根据我的经验,外国学生的特点是有问题当时举手就问。而我教的九年级中文学生们,当我讲授词语或句子后,问他们有没有疑问时,一般都默不做声、或表示没有问题。但当让他们实际练习时,又有许多同学不会。这反映了虽然在国外生长,但他们的理念可能仍然受到“敬畏天命、尊师重道,提问被视为是没有认真听讲的原因,对老师付出的不尊重。”等中国伦理性文化行为准则的影响。不管这种影响是来自家庭传统还是来自于本身的性格使然,而这恰恰是中国学生所欠缺的批判性思维素养,我们的教育理念旨在启疑与求真,注重启发孩子思考,鼓励学生在课堂上大胆发问。

二、中文教学,常常离不开本土文化和历史渊源。但大部分学生对于中国文化及历史,不了解或不感兴趣,这就造成了学习理解的断片和难度。一开始我不太适应,往往把他们仍然当做中国人来思考教学,从而产生出一些焦虑。当我逐渐从意识上改变对他们的身份认知:他们出生在加拿大,母语是英语,他们的思维方式、价值体系,甚至动作习惯都更偏向外国人而不是中国人;再把他们当成像外国学生一样来进行课堂交流时,才试尝着找到与他们沟通的交点、越过彼此所存在的心理鸿沟。

三、有意思的是,当我把他们当成外国人来有一点担忧学生的听讲注意力和课堂纪律时,学生们又表现出中国学生特有的循规蹈矩,遵守纪律:上课不说话,从不玩手机,除了有些人做些其它作业外,大部分学生认真听讲。迟到早退现象很少,有事更是提前请假。

鉴于他们的特点和对中文教学的思考,我认为对今后的教学方法需要有进一步的调节,如:

1. 需要加强教学中的文化情节,对于词语的理解、运用、场景给予反复的解释和练习;

2. 增加主题教学活动,结合课文中的中心思想,对学生进行针对性的中文思维培训,提高他们中文表达的准确运用和处理技能;

3. 针对国外出生的学生特点,有必要添加一些比较文化的讲解内容,需要让学生充分了解不同文化之间的异同、减少文化冲突、学会理解,提高学生对文化差异的敏锐性和处理的正确性,培养学生的语言运用和社会交际能力。

总体来讲,这些在外国出生的中国学生具有中西两种文化跨界出来的天然优势,同时兼备了各自的利点,加上优秀的中文教育,能使他们发挥惊人的创造力。当然,个人的特征形成还受到家庭、社会、价值理念等影响,不能一概而论地打上同样的烙印。我所观察到的只是初步的一般性现象,在许多层面上如学生的思维模式还没有深刻体会,需要在今后的教学过程中进一步深入了解、与学校同仁们交流经验相互学习,不断调节教学方法以适应学生们更好地学习中文。